即时新闻:
评论
评论频道  >  专家团队  >  任佳 > 正文

新刑诉法背景下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制度完善

2013年12月28日 19:33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任佳   

  摘要:当前,未成年人司法制度是否完善早已经成为衡量一个国家司法制度文明进步程度的重要尺度。新刑诉法修改后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制度急需进行完善和发展。

  关键词:未成年人,诉讼制度,刑事诉讼

  一、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制度基本理念

  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制度是国家为治理与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而专门建立的一种司法制度。该制度的建立,对推动司法领域树立人权保障的司法理念尤其是保障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发挥了重要作用。 未成年人司法制度就是根据未成年人(青少年)的生理和心理特点,以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为出发点,以预防未成年人再违法、犯罪为目的,以不同于成年人的实体法和程序法来处理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行为的特殊的司法制度。

  当前,未成年人司法制度是否完善早已经成为衡量一个国家司法制度文明进步程度的重要尺度。目前,在我国未成年人和成年人适用同一法律体系,尚未建立一个针对未成年人违法犯罪问题的独立的未成年人法律体系。 1985年,中共中央在《关于进一步加强青少年教育、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的通知》中提出对青少年犯罪采取“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后,社会各界开始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处理给予高度重视。1991年我国颁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根据“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办理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应当照顾未成年人的身心特点,并可以根据需要设立专门机构或者指定专门人员办理”的精神,联合发出了《关于办理少年刑事案件建立互相配套工作体系的通知》,从而为我国开展独立的,系统的未成年人司法工作奠定了重要的基础,也大大促进了工作的开展。

  二、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制度过去存在的问题

  (一)法律体系不完善

  我国的未成年人刑事立法不完善是造成我国未成年人司法制度不健全的重要因素之一。同德、日等法制比较发达的国家相比,我国的未成年人立法显得过于单薄。有关未成年人的刑事法律过去只能在现行刑法、原刑事诉讼法中找到零星的规定(如我国刑法第十七条、原刑事诉讼法第十四条、第三十四条第二款),这些特殊规定充其量是正规刑事法律的有限的补充,对于保护未成年人来说力量微不足道。1991年9月4日我国颁布了《未成年人保护法》,2006年12月29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对《未成年人保护法》进行了修订,2007年6月1日起实施。1999年6月28日颁布了《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这两部法律的出台和修订标志着我国未成年人司法制度的建立和日趋成熟,但不足之处在于这两部法律的规定原则性过强,缺乏相应的具体操作规定,不能得到有效的实施和保障。

  由于没有专门的法律规范,因此在实践环节指导我国未成年人司法活动的更多是一些司法解释、通知以及刑事政策,具体运作上只是停留在参照成人法的基础,而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和突破。司法实践中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处理主要是依靠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的文件和解释。而这些解释如果不全面,不统一,就往往会出现未成年人案件处理程序化、成人化现象,量刑尺度更是难以把握。虽然相关法律规定对未成年人减轻、从轻处罚,但究竟如何从轻、减轻处罚却没有进一步规定,全凭法官与成年人犯罪比较后自由裁量,各地标准不同,不是过枉就是过纵,严重影响对未成年人的教育、感化和挽救,一些对未成年人特殊保护制度难以有效落实。例如,我国刑法第17条第3款规定:“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这一处罚原则只是从量上对未成年人犯罪与成年人犯罪的处罚加以区别,无法体现对未成年人犯罪处理的特殊性。刑法对未成年人仅在量上予以优惠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规定处理未成年人犯罪的特有原则。

  (二)未成年人刑事司法机构不健全

  由于未成年人犯罪与成年人犯罪由于主体特征的差异,在处理原则和处理方式上有着显著区别,因而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处理机关要设专门机构或专人进行单独处理、分别关押、单独起诉。但是在现有的司法实践中,往往存在公、检、法机构内部设置的处理未成人犯罪案件部门不统一,对未成年人法庭的受案范围不一致的局面。有的未成年人法庭只受理少年犯罪案件,而有的除了受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外,还受理涉及未成年人合法权益,身心健康,人格尊严等的保护案件。这样必然导致与其它审判庭在管辖上的冲突,影响司法体制的整体性,而且会削弱未成年人刑事审判工作,影响对未成人犯罪的矫治效果。部分法院没有单独设置少年刑事审判庭;公安、检察等机关都没有建立与之相配套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处理机构,很多连专人办理也达不到。在羁押和服刑上,除判决后送少管所服刑的未成年人外,由于基层看守所的监押能力有限,刑拘、逮捕及余刑不满一年留所服刑的未成年人都处在与成年犯混押的状态,很大程度上增加了犯罪的交叉感染机会,更别论受到应有的法制及义务教育了。在侦查和公诉阶段,由于处理上缺乏专门机构和专门人员,类同于成年人犯,因此其特殊的合法权益也不能得到充分保障,提讯时无法做到其法定代理人到场,公诉共同犯罪案件极少将未成年人分案起诉。

  (三)“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理念还需要进一步贯彻

  对未成年人犯罪实行“教育为主、惩罚为辅”是一项基本原则,尤其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更是将轻缓原则进行了具体细化。然而,由于对未成年人非监禁化的理念未能得到普遍认可,造成了对未成年人非监禁化适用与法律的规定有较大距离。法院在审理少年刑事案件时,既要考虑被害人及群众对案件结果的接受程度,又要防止外界“公安抓人、检察院逮人、法院放人”的舆论压力。由于帮教制度不完善,即使是对未成年人适用了现有的非监禁刑,如免刑、缓刑、单处罚金刑等,也不能保证获得教育、感化和挽救的结果,社会效果差,这也导致非监禁化无法引起足够的重视。在实际工作中,一些基层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将批捕率、起诉率、改判率作为绩效考核内容,部分法院为了协调良好的司法机关之间的关系,对于一些可判可不判、但已经公诉的案件进行了有罪判决;对于一些可缓可不缓、但已经羁押较久,判处缓刑失去意义的案件,多半也只能以羁押日期确定为实体刑的刑期,以便尽快释放,这也增加了监禁刑的适用。

  (四)未成年人的刑事诉讼权利和人身权利得不到保障

  1、指定辩护制度

  过去,指定辩护人制度也是我国刑法对少年诉讼权利的保障措施,但是实践中由于这种法律援助是免费提供的,缺乏国家保障的措施,一些指定辩护律师不能像委托辩护人一样认真负责地行使辩护权利,而是敷衍了事,有的辩护人甚至基本不会见被告人,有的辩护人阅卷后也只是敷衍几句辩护词了事,有的辩护人发表答辩意见后不再对被告人进行教育,十分不利于对少年刑事诉讼权利的保障。在司法实践中,公安机关审讯少年时很少通知法定代理人到场,由于缺少有效的监督措施,对少年诉讼权利的侵害便成为经常发生的现象。

  2、刑事污点保留制度

  《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第48 条规定:“依法免予刑事处罚、判处非监禁刑罚、判处刑罚宣告缓刑、假释或者刑罚执行完毕的未成年人,在复学、升学、就业等方面与其他未成年人享有同等权利,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歧视。”《未成年人保护法》第44 条规定:“未成年犯罪人刑满释放后,复学、升学、就业不受歧视。”但实践中,未成年人一旦被定罪量刑,即被视为有刑事污点,刑事污点的保留,对未成年人来说意味着社会地位下降,某些权利丧失,道德名誉受损,在学习和日后的工作、生活等诸多方面会受到歧视和不公平待遇。这些现状势必打击了未成年人想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回归社会的信心,也可能是重新犯罪的诱因。而又犯新罪时,则有可能构成累犯,累犯则是法定的从重处罚情节。即使不构成累犯,该刑事污点也会作为酌定从重情节,量刑时势必产生不利的影响。因此,对未成年人而言,刑事污点的保留是很不利于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

  3、公开审理制度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52 条第二款规定:“14 岁以上不满16 岁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 一律不公开审理;16 岁以上不满18 岁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一般也不公开审理。”但第163 条第一款同时规定“宣告判决,一律公开进行”。刑事诉讼法这样规定的目的是为了保障案件的公正审理,便于人民群众的监督。但同时由于宣判的公开进行,就使少年犯罪案件的审理结果予以公开,使少年被告人暴露在公众和媒体之下,不利于对少年身心及其成长的保护。



责任编辑:朱宏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